陳定山談藝錄

「畫者,只是寫自己一片胸襟耳!」──陳定山

  書畫大家陳定山(1897-1989)談畫論藝,感逝憶往,從「摹、臨、讀、背」四字訣,剖析自身學畫經歷,認為作畫當「意在筆先,物色感召,心有不能自己,筆墨有所不得不行,然後情采相生,欣然命筆。」

  特別收錄「定山論畫七種」,深入淺出介紹中國歷代畫派、現代藝壇人物,反思筆、墨、紙的演變對於現代國畫的影響等。《談藝錄》同時集結定公散見於報章期刊的書畫論,如評元人畫竹到詳談畫竹筆法──立幹、生枝、立節等等,彷彿大師親炙。


免運優惠:全店滿2200元免運費 on order

NT$480
NT$432
{{shoplineProductReview.avg_score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stars' | translate}} | {{shoplineProductReview.total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reviews' | translate}}
{{amazonProductReview.avg_rating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stars' | translate}} | {{amazonProductReview.total_comment_count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reviews' | translate}}
Quantity Product set quantity
Add to Wishlist
The maximum quantity per submit is 99999
This quantity is invalid, please enter a valid quantity.
Sold Out

Not enough stock.
Your item was not added to your cart.

Not enough stock.
Please adjust your quantity.

Limit {{ product.max_order_quantity }} per order.

Only {{ quantityOfStock }} item(s) left.

Please message the shop owner for order details.
Add to Wishlist

Description

作者介紹

作者簡介
 
陳定山(1897-1989)
 
  陳定山,原名蘧,字小蝶,別署蝶野。父陳蝶仙(1879-1940),字栩園,號天虛我生,鴛鴦蝴蝶派作家。弟次蝶,字叔寶,亦能文,故時人以眉山三蘇(蘇洵、蘇軾、蘇轍)比之。四十歲後改名定山,工書、擅畫、善詩文,文章散見於上海各大報章雜誌,1948年來臺後,長時期在報紙副刊及雜誌上寫稿,筆耕不輟,出版多部小說集、詩集、掌故集、畫論、畫冊等。
 
編者簡介
 
蔡登山
 
  文史作家,曾製作及編劇《作家身影》紀錄片,完成魯迅、周作人、郁達夫、徐志摩、朱自清、老舍、冰心、沈從文、巴金、曹禺、蕭乾、張愛玲諸人之傳記影像,開探索作家心靈風氣之先。著有:《人間四月天》、《傳奇未完──張愛玲》、《色戒愛玲》、《魯迅愛過的人》、《何處尋你──胡適的戀人及友人》、《梅蘭芳與孟小冬》、《民國的身影》、《讀人閱史──從晚清到民國》等十數本著作。

目錄

【導讀】落花時節又逢君──我與定公的一段書緣/蔡登山
編輯凡例
 
【定山論畫七種】
前序
中國歷代畫派概論
國畫的傳統精神及新方向
現代國畫的絆腳石
禪畫三筆
藝林新志
《桐陰論畫》評後
讀〈陳定山國畫絆腳石〉書後/吳子深
題畫百句
後序/張嫻
 
【藝苑散論】
國畫前期的演進史
元人畫竹概論
民國以來畫人感逝錄
讀松泉老人《墨緣彙觀》贅錄
從吳、張巨幅談畫風的趨向
樹石譜
我畫舒胸中逸氣耳/陳定山口述、廖雪芳記意
畫竹淺說
倪雲林
陸廉夫巨幅山水屏
虛谷花卉寫生冊
吳伯滔、吳待秋父子
畫壇感舊
聯語偶錄
畫梅與梅花
幾生修得到梅花
藝林閒筆
論入筆處
再論「入筆」處
 
【早期論畫】
中國畫之將來?/陳小蝶
書畫船/陳蝶野
《近百年畫展》序(附凡例)
 
【附錄:憶舊】
來臺國劇藝人菁華錄
回憶湖莊舊主人
歷盡滄桑一美人──北平李麗的故事

導讀
 
落花時節又逢君──我與定公的一段書緣 
蔡登山
 
  陳定山(一八九七─一九八九),工書,擅畫,善詩文,曾有「江南才子」之美譽。其父名栩園,字蝶仙,自號「天虛我生」,文章遍海內,生平寫詩幾千首,著譯小說百餘部,並旁及音樂、醫學等等。又組織家庭產業社,生產「無敵牌」牙粉而致富,可謂事業滿中外。蝶仙生二子:定山,名蘧,字小蝶;其弟次蝶,字叔寶;皆能文,時人以眉山三蘇(蘇洵、蘇軾、蘇轍)比之。有一女,名翠,字小翠,文名尤著,其為文、詩、詞、曲,皆酷有父風,更有才女道韞之稱。
 
  陳定山十歲能唱崑曲,十六歲翻譯小說,還和父親合寫小說,於是大陳小蝶齊名,在文壇有「大小仲馬」之稱。因其父事業有成,陳定山五陵年少、輕裘肥馬,他說二十八歲便請了嚴獨鶴、王鈍根、周瘦鵑、丁慕琴作陪,在陶樂春作「洗筆宴」,從此可以無須賣文而生了。在西湖邊,買下明末「嘉定四先生」之一李流方的「墊巾樓」遺址,凡十八畝,迴廊水檻,依圖建作,幾復舊觀,名為「定山草堂」。抗戰勝利後,重還湖上,而全園古樹悉遭兵燹,廊榭傾壞,不堪修葺。而更有甚者,不久神州陸沉,倉促之間,盡捨家業,只攜原配張嫻君、二夫人鄭十雲,渡海來臺。他後來在〈齊天樂〉詞中有:「垂楊巷陌,問何處重逢油碧。南渡風流,幾時曾許寄消息。」他說:「少年的綺事回想最易傷感,何況我一生在紈綺中過活,臨老艱危,比到入蜀而又出蜀的杜甫,更覺老境拂逆。」杜甫在成都曾營建草堂,但定山的草堂,卻是「棄去不復顧」了。他曾感慨地說:「連這臺北陋巷中的三間野屋,也將棄去,別為賃廡的梁鴻!詩呢,一生心血,銷鎖在上海四行儲蓄庫的保險箱裡,馬卿別無長物,僅此數十卷詩。」言之不勝感慨萬千!
  
  渡海後,陳定山重搖筆桿,創作不輟,有小說:《蝶夢花酣》、《黃金世界》、《龍爭虎鬥》、《一代人豪》、《五十年代》、《隋唐閒話》、《大唐中興傳》、《空山夜雨》、《烽火微塵》、《北雁南飛》、《湖戀》、《春水江南》。另有《定山草堂詩存》五卷、《蕭齋詩存》五卷、《十年詩卷》、《定山詞合刊》、《黃山志》、《西湖志》、《中國歷代畫派概論》、《元曲舉隅》、《詞譜箋》等,可謂著作等身。
 
  我接觸陳定山的著作可說相當早,應該是大學畢業前夕,我記得去世界文物出版社購買《春申舊聞》,而這本書一直跟著我四十多年了,它是我瞭解上海掌故人物的必備書籍和查考資料的來源。定公著作中最廣為人知的莫過於《春申舊聞》和《春申續聞》了。這兩本書早於一九五五年由晨光月刊社出版,但目前可能連圖書館都不容易見,早已成為古文物了。經過二十年(一九七五)世界文物出版社重新出版《春申舊聞》,次年又出版《春申續聞》,但又絕版多時了。再經四十年(二○一六)我找到定公的孫女勉華小姐授權,重新出版這兩本書。這次用的開本都較晨光、暢流為大,除重新打字排版校對外,引文改用不同字體,行距間排得比較疏點,字體也比較大點,不像晨光、暢流版的文字完全擠在一堆,看來有傷目力。新出的秀威版,後出轉精,成為此套書的最佳版本。這兩書從首次出版至今六十六年間,歷經三家出版社有三種不同的版本。雖然超過半世紀,但定公筆下的上海灘舊聞,一如張岱《陶庵夢憶》中的杭州,前塵往事,歷歷在目。雖滄海桑田,繁華如夢,依然娓娓動人,歷久弗衰,仍為一代一代的讀者所傳頌。作家李昂也讀過其中一篇〈詹周氏殺夫〉而寫成《殺夫》的小說,轟動一時。
 
  定公的書籍出版又匆匆過了五年,我心中還是一直記掛著,似乎有些事情未了!今年(二○二一)仲秋之後,九月的「落花時節」,因訪蕙風堂主人洪董事長,無意中聊及定公,堂主人告知不僅定公還有其子克言都是他的舊識故交,主人並帶我們在定公晚年所題的「蕙風堂」店招下拍照留念,臨別之際,我告知有《定山論畫七種》一書似可重新整理出版,他也深表認同。這就成了目前整理出來的《陳定山文存》和《陳定山談藝錄》的緣起。
 
  《定山論畫七種》薄薄的一冊,是他的夫人張嫻君蒐集發表於報刊雜誌的文章僅七篇,共六萬餘言。此書出版於一九六九年,早已絕版多時,國內圖書館亦僅有三四家收藏。但我認為陳定山論書畫的文章當不僅於此,因此從老舊雜誌《暢流》、《自由談》、《藝壇》、《藝海》、《中國一周》、《文星》、《中央月刊》、《中國地方自治》、《國立歷史博物館館刊》等刊物逐期翻檢,甚至找到香港的《大人》、《大成》雜誌,最後是利用中研院所購買的上海圖書館製作的「民國期刊全文數據庫」找到他早年在大陸時期所發表的三篇論畫的長文,共增添五十六篇文章,總數幾達三十萬言,內容除書畫外,更包括詩詞、掌故、戲曲等等,於是乃編成《文存》和《談藝錄》二書,定公重要的文論藝評皆在乎此,而且是從未出版成書的。
 
  《文存》包含詩詞、掌故、戲曲三類,而最後更附上有關生平與家世的文章,以達其「知人論世」之旨。定公作詩填詞堪稱高手,各有詩集、詞集傳世,此書所編乃其論文或詩話甚至以詩詞當作紀遊之作,十分珍貴難得。如〈李義山錦瑟詩新解〉,他從各種典故的考證來破解李商隱所設下的種種障眼手法,難度是滿高的,因為自古有「一篇〈錦瑟〉解人難」之歎,然而由於定公熟悉這些典故的正用、反用、明用、暗用,而最終指出李義山無題詩係為小姨而作,或許你也會猜出答案,但如何破解的過程才是精彩,難怪也是才子的詞人陳蝶衣讀過此文會讚歎:「真可謂之獨具慧眼,一語道破矣!」杜甫一直是定公景仰的大詩人(拙文標題引用杜詩,當為定公所樂見也),他寫了多篇有關杜甫的文章,其中在《文星》雜誌發表的〈杜甫與酒〉,份量頗重的,他甚至將杜工部一生及於酒者,擇要編年,分十三階段,述其緣由,並正其視聽。而杜工部最後旅泊衡湘,喪亂貧病,交瘁於心,竟以死自誓,更無一字及酒者。定公歎乎:「蓋公早已自知年命之不永,而致其歎息於曲江獨坐之時。詩人之窮至於杜甫亦大可哀已。於酒云何哉?」定公善飲,又長於杜詩,考之年譜,「以詩證史」,確是少陵之知音也。他回憶幼年被父親責罵詩文輸給妹妹小翠時,說:「余避席曰:『臣得其酒。』蓋妹不能飲,而余飲甚豪,酷肖父耳。父亦笑而解之。」因此善飲是其來有自的,有人曾為文說,陳定山八十六歲時,喝完白蘭地之後仍可作畫,並且談笑風生,現場有位酒友驚呆,心中暗自欽佩,此人乃武俠名家古龍。而確實古龍有張著名的照片,其背景是掛著副「寶魘珠鐺春試鏡,古韜龍劍夜論文」的對聯,該對聯便是定公所書的。因此他大有以杜甫之酒來澆心中之塊壘之意!
 
  再者,宋人筆記提及黃山谷和蘇東坡時說:「山谷在戎州,聞坡公噩耗,色然而喜。因為從此詩名,無人再會益過他的了。」對此說法,陳定山十分憤慨,因為黃山谷終身推崇蘇東坡,可謂不遺餘力,固不獨形諸詩句,且掛諸口齒矣。如云:「子瞻詩句妙一世,乃云效庭堅體。」又跋東坡〈黃州寒食詩帖〉云:「東坡他日見之,乃謂我無佛處稱尊也。」因此定公怒氣沖沖地說:「不知蘇、黃交情如此之厚,推重如此之盛。這種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的傳說,也正是章惇、蔡京一般徒黨造出來的謠言,用以誣毀前賢的了。」於是他為文替黃山谷辯白,因為東坡之死,消息來得遲緩,當時黃山谷在戎州連噩耗都未接到,怎會「色然而喜」呢?相對地對於渲染豔聞以博取知名度的作品,定公會大加撻伐的,如樊樊山的前後〈彩雲〉,他認為絕非「詩史」之作,尤其是對後〈彩雲曲〉,他話說得很重:「其詩猥媟,格律甚卑,其事亦得之道聽塗說,不能引與前〈彩雲曲〉並傳,以視吳梅村的〈圓圓曲〉、白居易的〈長恨歌〉,更不可以道里計了。但齊東野人反而津津樂道。」定公衡文、論詩自有尺量,不為世俗流言所左右,可見一斑。
 
  掌故一直是定公的拿手絕活,此書所編均為前書所未收之作(因與上海「春申」無關),而且更加精彩者,因為這些都是有關明鄭及臺灣的。如〈臺灣第一文獻──記沈光文遺詩〉,還有〈閩明一代孤臣黃石齋先生殉國始末〉、〈明魯王監國史略〉均是前人所未道及者。戲曲亦是定公一生之所好,他亦可粉墨登場,他二夫人十雲女士,是唱老生的,在上海曾代過孟小冬的班。篇中的「歷史與戲劇」除論談及許多戲改編自歷史,但也扭曲或捏造了歷史。另外對來臺的京劇演員分生、旦、淨、末、丑整理出一份名單,並留下他們在臺的劇話,可說是非常珍貴的梨園史料。
 
  《談藝錄》整本幾乎都是定公談書畫之作,他真正致力繪畫大約在二十四歲,不過對書畫有興趣倒是起源很早。他弱冠時看三姨丈姚澹愚畫梅而心喜之,曾問姨丈可否學畫,姨丈曰:「畫必自習字始,能寫好字始能習畫。」於是他以所寫書法向其請益,姨丈認為他是不羈之才,豈僅能畫梅而已,於是教他山水畫訣。二十五歲那年,他竟悟出一項道理,一心想走「四王」(王時敏、王原祁、王石谷、王鑑)的路子。四王中本以王時敏輩分最高,王原祁、王石谷,都是其學生,定公說他最愛王原祁,因為他的畫在於「不生不熟之間」,不若王石谷太過甜熟。對於學習國畫,他認為還是必須從古人入手的,博古而後知今;若想摒古棄今,單以天地為師,那是不可能的。至於其中的祕訣在於「摹、臨、讀、背」。所謂「摹」不是刻板地一筆按一筆地鉤勒,而是將畫掛起來,看清楚它的來龍去脈,然後在自己的紙上對著畫。「臨」則只取其意思及筆法,即古人所謂「背臨」,是活的,思考的。摹臨之際既已分析並熟悉其格局,便可以將畫中各種皴法、點法活用在自己畫面上,這是熟「讀」了的緣故。以後熟能生巧,進入組織、佈局得心應手的階段,便是「背」的充分發揮了。他又說:「意在筆先,物色感召,心有不能自已,筆墨有所不得不行,然後情采相生,欣然命筆。」「作畫必須莽莽蒼蒼,深山邃壑,如有虎豹,望之凜然,似不可居;而仙巖秀樹,蒙雜其間,出人意表,乃為盡山水之性靈,極文人之筆墨。」這些可說都是他習畫的心得,原本是不傳之祕,如今寫出來也是想「金針度人」!
 
  「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」,書畫必須講究筆、墨、紙、硯,定公也談到如果沒有一支好筆,正如名將之無良騎,怎能使他畫出好畫呢?無好筆,縱有好紙亦是枉然。而在畫畫時「墨分五色」是極端講究的,他說民國以來,用青麟髓(道洗墨),其次用乾嘉御墨。到了臺灣,官禮御墨,也變了稀世之珍。斷墨一丸,輒數百金,畫家惜費,又不得不求之東京。他又說:「張大千早年學石濤、老蓮,幾可亂真。抗戰時,潛蹤敦煌石室中,勝利還滬,畫風為之一變。我埋怨他:『為什麼去向牆壁學?』大千笑說:『好墨好紙都用完了,只好刷了。』由於找不到好墨好紙,而去向畫壁討生活,這是大千的聰明,也可以說他是玩世。」
 
  《文心雕龍》說:「觀千劍而後識器,操千曲而後曉聲。」定公可說是做到了,因此他對於前人作品的評論可說是精準的,甚至可以看出其作品脫胎於何人,出自於何派。當然這也歸功於他對於整個繪畫史的鑽研,他的〈中國歷代畫派概論〉長文是擲地有聲的重要論著。同樣地,他的〈讀松泉老人《墨緣彙觀》贅錄〉一文,幾乎把故宮典藏和私家收藏的名帖都看遍了,才能寫出這樣精彩的文章,他說:「或睹於故宮,或覯之藏家,無不精誠赫弈,千載如新。有宋兩代名臣真蹟,幾盡萃於此,雖有二三僉壬,亦如蓬生麻中,不扶自直矣。令人過目不忘,洵有以也。」
 
  陳定山早在一九二○年即活躍於滬上美術界,籌辦美展活動、主編。而一九三五年故宮博物院要挑選文物參加英國舉辦的「倫敦中國藝術國際展覽會」,他被聘為負責書畫部十一位審查委員之一,可見也是借重他在書畫的鑑賞能力。據學者熊宜敬說:「一九四七年九月十五日至二十八日在上海市南昌路法文協會展出『中國近百年畫展』。配合這項展覽,上海美術館籌備出版了《中國近百年名畫集》和《近百年畫展識錄》,由陳定山、徐邦達、王季遷等執筆,其中《近百年畫展識錄》,詳載了每件展出作品的形式、尺寸、款識、鈐印和收藏經過,並附畫家傳略,全書數萬言,是一九一一年民國肇建後,第一本具有學術研究價值的畫展圖錄。」我因此又特別找到他早期的三篇畫論,讀者可比較其與來臺後的觀點有否異同。本書廣搜其有關藝苑散論,多達十數篇,均為他論及畫人畫事的不可多得之作。其中有畫史的源流、繪畫的理論、作畫的心得,更有畫家個人的傳記,例如〈民國以來畫人感逝錄〉長文,他就窮三年之力,四易其稿(本書採用他的四稿)方始完成。至於〈樹石譜〉更是畫國畫的基礎理論,得其竅門,即刻進階。最後定公對於作畫的結論是:「多求古蹟名本,或多讀書習字,或出觀名山大川,覺胸次勃然,若有所蓄,鬱鬱欲發,乃藉筆寫之。故畫者,只是寫自己一片胸襟耳。」堪稱至理名言,不二法門。
 
  定公少多才藝,得名甚早。壯歲久寓滬濱,馳騁於文壇藝苑,輕財任俠。渡海來臺,除短期都講上庠外,勤於寫作,著述等身。然原本出於鐘鳴鼎食之家,突遭國變,衣冠南渡,能不無感!於是他發之於吟詠,有《十年詩卷》、《定山詞》之作,人間何世,無限江山;聽流水於隴頭,見夕陽於故國。但定公一生原不只是詩人、詞人、小說家、書畫家,因此茲書之編就,就是要讓讀者瞭解他多才多藝的各個層面,也為後人研究提供更多的材料也。

  • ISBN:9789865540845
  • 規格:平裝 / 382頁 / 14.8 x 21 x 1.95 cm / 普通級 / 單色印刷 / 初版
  • 出版地:台灣

Shipping & Payment

Delivery Options

  • 新竹物流 - 常溫
  • 7-11 Pickup only (C2C)

Payment Options

  • Credit Card (Support Visa, Master, JCB overseas transaction)

Additional detail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