雙虞壺齋印存

《雙虞壺齋印存》
[清]吳式芬 輯藏 [清]吳重熹 編刊
ISBN 978-7-5508-3368-5
32開
定價 人民幣150元,新台幣$750元。


免運優惠:全店滿2000元免運費 on order

大陸書滿1000元以上9折優惠 on selected categories

NT$750
{{shoplineProductReview.avg_score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stars' | translate}} | {{shoplineProductReview.total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reviews' | translate}}
{{amazonProductReview.avg_rating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stars' | translate}} | {{amazonProductReview.total_comment_count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reviews' | translate}}
Quantity
Add to Wishlist
The maximum quantity per submit is 99999
This quantity is invalid, please enter a valid quantity.
Sold Out

Not enough stock.
Your item was not added to your cart.

Not enough stock.
Please adjust your quantity.

Limit {{ product.max_order_quantity }} per order.

Only {{ quantityOfStock }} item(s) left.

Please message the shop owner for order details.
Add to Wishlist

Description

《雙虞壺齋印存》

[清]吳式芬 輯藏  [清]吳重熹 編刊

ISBN 978-7-5508-3368-5

32

定價 人民幣150

清代金石之學蔚然成風,山左地區尤熾,古璽印逐漸成為金石收藏的大宗。晚清齊魯地區的古印收藏家中,以陳介祺、吳式芬兩家藏品最稱宏富。吳式芬家族所藏璽印,輯為《雙虞壺齋印存》。

吳式芬(1796—1856),字子苾,號誦孫(頌孫),山東海豐(今無棣)人。清道光二年(1822)中舉,道光十五年(1835)成進士,翌年散館授編修,歷任江西南安、建昌知府,廣西右江道兼署按察使,河南按察使,河南、直隸、貴州、陝西布政使,陝西按察使,浙江學政等職,累官至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。


吳式芬長於音韻訓詁之學,工詩文,精鑒賞,富收藏,為清代後期著名金石學家。其金石學著作有《攈古錄》《金石匯目分編》《輿地金石目錄》《江西金石存佚總目》《陶嘉書屋泥封目次》《陶嘉書屋鐘鼎彝器款識目錄》《漢封泥考》等,多未刊行。


吳式芬出身世家,家學淵源,自幼即好金石文字,「雙虞壺齋」之得名即因吳氏家藏一對西周晚期虞司寇壺。吳母查氏的祖父查禮官至湖北巡撫,嗜金石篆刻,蒐羅古印數百方。查氏父親,即吳式芬外祖父查淳(篆仙)擅書法、篆刻,其於嘉慶四年(1799)集兩世所藏為《銅鼓書堂藏印》,並請翁方綱、王文治作序,是乾嘉時期重要的古銅印譜。


在這樣的家學熏染之下,吳式芬對金石情有獨鍾,不僅在宦旅之余廣為羅致,更結交了何紹基、龔自珍、陳介祺、許瀚、吳榮光、劉喜海等金石同道,切磋探討。吳榮光的《筠清館金石文字》與陳介祺的《簠齋印集》等金石名著,吳式芬均參與校訂。吳式芬與濰縣陳介祺相交最契,次子吳重熹(仲飴)娶陳氏之女,締結金石姻緣,傳為佳話。


《雙虞壺齋印存》的輯藏正處於清中葉以後金石收藏的全盛時期,此書在清代金石史上具有重要的學術和藝術價值。羅振玉評曰:「予嘗評騭諸家譜集,自以陳氏《印舉》為最博;而語其精,則以《雙虞壺齋譜》為冠。」(《澂秋館印存序》)清代古印譜中,此譜以審訂精嚴、分類詳盡為特徵,代表了當時印學研究的較高水平。其後,羅福頤在《續修四庫全書總目提要(稿本)》中亦稱:「其分數頗詳盡,為近世作銅印譜者所宗。」又在《印譜考》中列舉其分類:


《雙虞壺齋印存》八卷,海豐吳式芬子苾藏。每葉印六枚,前無序目。籤條分古璽、官印、古朱文、玉印、牙印、瓦印、姓名、姓名名、姓名印、姓名名印、姓名之印、姓名私印、姓名印信、姓氏名名、姓名字、復姓、一字、闌文二字、闌文三字、闌文四字、殳篆、朱文、朱白文、長方印、圓印、長圓印、六面印、子母孫印、子母印、母印、子印、二面印、閒文、吉語、鬥檢、花紋卅六類。


筆者曾多次在文章中指出,中國古代的印譜往往帶有「稿本」的性質,即使是同一作者(編者)、同一名稱的印譜,其內容也並不完全相同。吳氏藏印曾多次鈐拓,故《雙虞壺齋印存》實際存在諸多不同的版本,而無論哪一種版本,都沒有序跋、目錄,這就對印譜版本的鑒別和成書過程的研究造成許多困難。


根據筆者知見《雙虞壺齋印存》的版本特徵,大體可以分為三類:


第一類可稱為「篆體不分卷本」(習稱「陳州本」),多為八冊。粗黑版框,半框尺寸縱十八點五釐米,橫十三釐米,四周單邊,書口上端篆書「雙虞壺齋印存」。每冊首行題「雙虞壺齋印存」,次行書「海豐吳式芬子苾考藏」,皆為小篆。正文每葉三行,每行分上下兩部分,共六格,上端正方格鈐印,下端長方格留空,或許是為書寫或套印考釋文字所預留。正文每葉一至三印,一般以三印為主,子母印、兩面印、多面印則依次多錄。

第二類為「仿宋體八卷本」(習稱「福州本」),多為八冊或十六冊。半框尺寸縱十八點九釐米,橫十一點三釐米,四周單邊,粗黑版框(比「篆體不分卷本」略粗),同向雙黑魚尾,無界格。書口上端有小篆「雙虞壺齋印存」,下標卷次。卷首題「雙虞壺齋印存」並卷次,次行書「海豐吳式芬子苾考藏」,皆為宋體楷書。正文單面鈐印,一般每葉一至兩印。

第三類可歸為「其他散見版本」。如「十鍾山房印舉本」,亦不分卷,扉頁書「雙虞壺齋印存,海豐吳式芬考藏」(篆體,分題正反兩面),書口上端印「十鍾山房印舉」,下端印「簠齋藏古之一」,實為沿用十鍾山房印箋紙鈐拓。再如「亞字版框本」,多為六冊,不分卷。雕版刷印藍綠色「亞」字形框,首頁題「雙虞壺齋印存」「海豐吳式芬鑒藏」,皆為隸書。此外,還有吳重熹孫保鍇(次衡)所輯《海豐吳氏雙虞壺齋印存(譜)》(習稱「天津本」)等衍生版本,為晚出者,茲不贅述。

前兩類版本成書時間為早,且存世略多。1940年,王懿榮幼子崇煥(漢章)曾以娛堪老人署名作《印林清話》,將第一種版本的《雙虞壺齋印存》稱為「陳州本」,第二種為「福州本」,並述其成書過程甚詳:


閣學之子仲飴中丞重熹守陳州時,曾印木板黑匡之本,鈐成印譜五十部,分貽同好,未幾即罄。後由蘇臬調閩省時,又有上海鴻寶書局石印細匡之本。在閩由中丞之子闐生都轉崶、稼生太守豳兄弟手打百部。前者為陳州本,後者為福州本。上海西泠印社曾據福州本影印行世。


此間透露出的消息,對探考《雙虞壺齋印存》的成書時間與經過十分重要。《雙虞壺齋印存》的成書時間一直眾說紛紜,以往著錄時多以羅福頤《續修四庫全書總目提要》所記「清道光間鈐印本」為依據,從者有王敦化等人。但後來羅氏又將成書時間改定為同治初年,張魯庵亦認為是同治年間所輯。日人橫田實在《中國印譜解題》中將時間推定為道光二十年(1840),實無準確依據,卻影響最廣。由《印林清話》可知,《雙虞壺齋印存》所收雖系吳式芬藏印,但正式鈐輯成譜時吳式芬已過世,真正的刊行者乃其子吳重熹,這一情況正與《封泥考略》類似。基於以上原因,筆者認為《雙虞壺齋印存》一書署名「吳式芬考藏、吳重熹輯」更為準確。

據翁大年記載,吳式芬生前輯有《陶嘉書屋藏印》,然流傳極稀,當系供同好間欣賞研究的「稿本」。他逝於咸豐六年(1856),故《雙虞壺齋印存》初次鈐輯絕非出於其手,而是吳重熹任陳州知府期間輯成。結合陳介祺借吳氏藏印鈐輯《十鍾山房印舉》(癸未本)的時間下限,可知「篆體不分卷本」的成書時間在光緒十年(1884 至光緒十五年(1889)之間(「十鍾山房印舉本」成書時間亦在此際)。「仿宋體八卷本」成書則又在「篆體不分卷本」之後,是由吳重熹之子崶、豳二人主持鈐拓的,但這一版已非雕版刷印,而是採用石印的方法印製版框,與《封泥考略》(1904年刊行)版框最接近。成書時間為吳重熹在閩任職之際,即光緒二十七年(1901)前後。


羅福頤曾稱賞:「至譜中諸印則選擇至精,尤為有清一代銅印印譜之冠。蓋吳氏以鑒別古彝器之法,以甄選古銅印,宜乎得超上乘。」當為的論。他還提出《雙虞壺齋印存》首次將古璽官印列於秦漢印之前,這種編排方式為後世印譜所從,代表了當時對古璽認識的進步。然據《雙虞壺齋印存》正式成書的時間來看,這一觀點實待商榷。但《雙虞壺齋印存》的分類排列方法明顯帶有《銅鼓書堂藏印》的遺痕,可能正是因吳重熹繼承了吳式芬的輯譜思想。

《雙虞壺齋印存》收錄古璽、官印的數量不少,頗有僅見之異品,私印也多為精品,不僅有助於考證職官、地理,同樣具有很高的藝術價值,值得篆刻愛好者取法借鑒。

需要說明的是,雖然各種版本《雙虞壺齋印存》所錄印章數量不同,但總體出入不大,大多在一千枚以上。藏印的來源,絕大部分為吳式芬親自購藏,也有部分為吳氏後人續購。吳式芬曾在河南、陝西任職,兩地素為金石淵藪,羅振玉認為吳氏藏印「出於宦游其地」,頗有見地。此外,據王克盟考證,吳氏藏印還有少量來自宛平查氏銅鼓書堂與王轂(蓮湖)舊藏等,但比重很小。

吳式芬藏印在同治年間曾由陳介祺借拓,輯入《十鍾山房印舉》,後歸還吳重熹。1940年,吳氏後人將藏印售與天津周叔弢,20世紀50年代經羅福頤手由國家文化部文物處收藏,今歸北京故宮博物院,散失數量甚微,可謂印林幸事。

「保存金石,研究印學」是西泠印社的百年傳統。方今照相、印刷技術先進,以往秘閣深藏的諸多印學文獻,能夠以原貌化身流傳,供研究學習之用,正是我輩福祉。


本次出版《雙虞壺齋印存》,系以嘉樹堂陳郁先生所藏早期「篆體不分卷本」(八冊)為底本,重新編排,高清影印,可謂僅下真跡一等。茲參考學術界較新的研究成果,略述原委,以為弁言。



注意事項:拍照與螢幕顯示會產生色差,請以實物為準。
另商品實際庫存非網路顯示數量,因店面、網路同步販售,故顯示數量僅供參考,如有需要更多數量請與客服人員聯絡。

Shipping & Payment

Delivery Options

  • 新竹物流 - 常溫
  • 7-11 Pickup only (C2C)

Payment Options

  • Credit Card (Support Visa, Master, JCB overseas transaction)

Additional details